波黑老将法庭服毒身亡谁才应该被押华为企业文化是什么上历史审判台?

11月29日,海牙国际法庭(关于前南斯拉夫战争)上诉庭宣判,对前克罗地亚军队将军普拉亚克维持2013年做出的20年监禁判决。

而普拉亚克当场起身,拿出随身携带的一小瓶液体毒药喝下,当晚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这位克族老将用自己的死亡,证明了这场长达数年的“国际审判”无非是场闹剧,海牙国际战争法庭也只是某些西方大国手中的可耻工具。

南斯拉夫解体前后的一系列内战悲剧,用这样一个法庭来做为法律和道义裁决机构是否合法?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它既不是纽伦堡审判,也不是东京审判,操纵它的国家本身就是南斯拉夫内战悲剧制造者,设立这样一个法庭,本意就是想利用这个工具为自己的罪行开脱,并使人们相信它们是正义者,审判者,世界秩序统治者,在舆论上占据道德高地。

波黑战争,历时43个月,近十万名妇女被强奸,,凌辱,死亡25万人左右,270万平民沦为难民,居民人均收入从1900美元降到500美元,工业产值只剩5%,萨拉热窝供电只剩10%,供水瘫痪,粮食供应极度紧张。

波黑全称波斯尼亚-黑萨哥维亚共和国,它的首府远比这个加盟共和国有名,就是萨拉热窝。

民族和宗教构成就是整个南斯拉夫的缩影,分别为穆斯林(伊斯兰),克族(天主教),塞族(东正教),面积51129万平方公里,战前人口436万。 资源丰富,它的森林面积,水力发电,铁矿石,石棉,铝钒土,煤,均占南斯拉夫第一。

波黑战争交战三方为穆族,克族,塞族,但背后策划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它们为实现自己战略目的,非但不想让战争早日结束,反而加剧了战争的残酷和延长了战争时间。

直到科索沃战争结束后,西方舆论又分出了“战犯”和受害人群体,海牙战争法庭进行了有选择的起诉和审判,三方混战,它们却只审判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将军,特别是塞尔维亚人,穆族则成了可怜的小绵羊。

拉偏架从战争开始就一直存在,舆论上西方媒体全部扮演起穆族同情者角色,不但用他们妇女和儿童悲惨照片来唤起民众同情心,也为自己的干涉寻找无可拒绝的理由。

审判亦是如此,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事件成了一张指控塞尔维亚人的最大王牌,然而穆族屠杀塞尔维亚人时,西方看不见,甚至帮助掩盖。

在这种明显立场之后,谁能指望战争法庭有一丝公正性?因为这个法庭就是西方国家一手操纵成立的,给钱,给物,给人,给“证据”。

普拉亚克服毒之前,不是没话要说,而他在申辩时,法庭关掉了他的麦克风,连续打断他的发言。这位克族将军要爆的料,会让一些国家难堪,另外,毒药能带进法庭,难道仅仅是安保疏漏?之前,是谁提供毒药给处于监禁环境中的普拉亚克?

一个星斯之前,也就是11月22日,法庭裁定,前波黑塞族部队司令姆拉迪奇被控犯有11项战争罪行,其中10项罪名成立,判处他终身监禁。

姆拉迪奇最主要“罪行”是在1995年斯雷布雷尼察“屠杀”了7000多名波黑穆族男子。

听起来法庭是不是正义满满?这项罪名,反而证明姆拉迪奇司令是位真正的军人,妇女和儿童哪去?因为塞尔维亚军队在7月12日将两万三千名穆族妇女和儿童送到了安全地带。

对穆族男子则进行了甄别,确定是否是交战武装人员?就在国际正义天使介入之时,斯雷布雷尼察被包围的一万五千名穆族武装人员趁机突围,然后塞族军队追击。

13日开始,穆族惨败,西方舆论将惨败营造成一场屠杀,反复强调7000多名穆族男子被击毙的情况,如果是穆族取胜,杀的人只会更多,但西方媒体不会报道。

最大的“战犯”米洛舍维奇(南联盟总统),关于他犯下“种族屠杀”罪名,2015年3月3日,海牙法庭宣布不成立,因为真的找不到证据。然而老米在2006年已经离奇地猝死在监狱之中。

2004年审判时,证人居然是一位《》记者扎菲洛维奇(还拿 BBC工资),他的证据是老米在跟波黑塞族人说话时,使用了“我们”,所以证明老米跟卡拉季奇是一伙的,有罪。

老米当庭教训了这名美国喉舌,“噢,太好了。非常感谢你的解释。因为我是塞族人,当然有时我要说‘我们’,而我要批评某些观点的时候,当然我要说‘你们’了。”

姆拉迪奇上周被判终身监禁,他跟老米一样都是员,这是他的原罪。从人民军普通一兵,一路升迁为一名出色的将军。

在波黑战争中,他既是南斯拉夫人民军第二军区司令,又是波黑“斯普斯卡共和国军”总司令,(媒体常说的塞族武装)

在美国人眼中,屠焚亚特兰大的谢尔曼是英雄,格兰特是英雄,林肯当然是大英雄,因为他们维护了美国统一,战争总是残酷的嘛,理解。

姆拉迪奇人生是个悲剧,他受过很深很深,一般人无法承受的刺激,他人生中最疼爱,视为生命的就是女儿安娜。

然而,1994年3月,年仅23岁的安娜在卧室中被人枪杀身亡,西方媒体一拥而上,说安娜是因为痛恨父亲暴行才自杀的,因为现场被伪造成自杀。

姆拉迪奇当然能查出是哪一伙人对他女儿下手,他的报复一定是非常酷烈的。但在西方话语霸权之下,他和他的塞尔维亚同胞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六十年代时,波黑人口比例为塞族43%,穆族26%,克族22%,还有一些小民族,整个铁托时代,波黑的宗教色彩很淡,清真寺,教堂,也没啥人去,民族矛盾由党处理,一般问题不大。

到了1991年,人口比例变为,穆族44%,塞族31%,克族18%,仍然是混居状态,主要是生育率导致。

民主来了后,波黑出现40多个政党,穆族民主行动党成了第一大党,被挤下台。 穆族的伊泽特贝戈维奇成了波黑总统,总理为克族,议长为塞族。

克罗地亚独立后,波黑夹在中间,它有两条出路,一是根据居民意愿,分割到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二是独立。而独立,就意味着战争,因为民族矛盾过于复杂和尖锐。

1991年10月15日,波黑宣布独立,这是穆族推动的计划,他们要把波黑变成一个伊斯兰国家,而塞族坚持反对独立,克族却支持穆斯林,因为从战略来说,如果不二打一,他们肯定打不塞族。

穆族决定在1992年3月1日举行公投,卡拉季奇号召塞族人拒绝投票,变成了政治僵局。卡拉季奇方案是“如果波黑脱离南斯拉夫,那么塞族自治区也公投独立。”

有人在策划民族仇杀,公投当天,萨拉热窝一个东正教教堂,正在举行一场塞族婚礼,新郎新娘接受祝福后,与亲友一道欢天喜地走出教堂。 但迎接他们的是冲锋枪扫射,新郎父亲当场死亡,来不及逃回教堂的亲友们也纷纷倒在血泊之中。

4月7日,一直呼吁南斯拉夫保持稳定的美国,突然承认波黑独立,站在了穆族一边。 穆族和克族在美国撑腰下,以维护统一为名,对塞族武装进行清剿,战争正式拉开帷幕。

最可恨的就是这些“安全区”,穆族军队从这里出发袭击塞族军队,而当塞族军队反攻到“安全区”界限时,美国就跳出来干涉,要动手,逼退塞族武装,给穆族休整补充时间,然后穆族又出击,又被打回,再叫停,再休整,再出击……

到了1995年,发生了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关于细节以后有机会再写,我手里有一份资料是前南斯拉夫朋友给我的,一位经历过动荡的老人写的,已译成中文)。

克族与穆族短暂联合后,1992年7月,克族在波黑成立了“赫波克罗地亚共和国”,这下穆族不干了,穆族背后有伊斯兰世界金主和美国两重支持,它怕你呀?于是又跟克罗地亚人开打,这就是为什么海牙法庭审判席上有克罗地亚将军的原因。

打塞族,被塞族狂虐,打克族,也打不过,穆族能将战火烧这么久,全靠美国给的“安全区”,同样是安全区,塞尔维亚平民的安全区,穆族想进攻进攻,想杀就杀,想奸就奸,联合国“维和军队”根本不关。但是谁要是打穆族“安全区”那美国就要出来了。

波黑战争是一场很奇怪的战争,它真正目的就是要搬掉欧洲最后一个“布尔什维克”堡垒,死多少人美国根本无所谓。

1994年4月,美国终于把穆克两族搞定,大局为重,不再狗咬狗了,团结一致对付塞族,这就是“穆克联邦加邦联”计划,也只有美国人能想出这招。

当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独立时,西方高喊尊重“民族自决”,半年后,塞族在波黑要求民族自决时,西方举起了“人权”大棒,这样的做法非但不公正,而且不道德,它激起了一场接一场血腥战斗。

等科索沃宣布独立,西方又马上给予承认, 上个月加泰罗尼亚宣布独立, 西方又全部站在西班牙中央政府一边。这哪里有什么公理,道义可讲?

为什么要搞海牙国际战争法庭?就是要让全世界接受:美国既是世界警察,又是世界法官,它能干涉任何主权国家,也能审判任何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反抗者。

谁一手策划了南斯拉夫民族仇杀?谁造成骨肉分离?谁划下安全区拉偏架?谁轰炸了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谁在科索沃取得了军事基地?

如果法庭是公正的话,那么克林顿先生还没死,能不能让他到审判席坐一坐,听听他的辩护词?

不能,因为这是对美国的羞辱,那么为什么西方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米洛舍维奇,还逼得克罗地亚人当庭自杀?

1999年5月8日清晨贝尔格莱德那声巨响,炸醒了多少中国人?小本本上一定要记下,早晚要还的。

剧本看多了,就索然无味了,什么“美式民主,人权,普世价值”无非就是摄影棚布景。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